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宋疆 > 1222 论学

1222 论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青根本不会下棋,不管是围棋还是象棋,哪怕是五子棋,叶青连李凤娘都从来没有赢过,所以更别提想要赢如今坐在他对面的朱熹了。
  崇孝寺就在金国皇宫万宁宫东侧,虽然寺庙中不乏有一些所谓的高僧存在,但因为燕王的到来,使得原本香火就不怎么盛的崇孝寺,此时更是显得格外冷清。
  下棋不是朱熹的对手,但是在诡辩一道上,叶青却是有着他独树一帜的风格,而就是这一点,就常常气的朱熹的胡子一翘一翘的,但奈何燕王身份高贵,朱熹也是莫可奈何。
  朱熹理学之风深受二程影响:人伦者、天理也,父子君臣、天下之理。
  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多多少少桎梏了人们千百年来的思想,也使得华夏正统由汉人主导的政权,在历史的进程中,不得不让其他民族来介入主导,但正所谓事情分两面来看,程朱理学的成长与发扬,在桎梏了华夏民族的历史进程时,同样也绝了神权大于皇权的所有道路。
  如同一把双刃剑一样,伤人伤己。使得华夏民族在未来的历史发展中,在一个王朝走向衰落,无力为华夏民族的发展再做出贡献时,从而不得不让其他民族来主导华夏民族的发展进程,正是因为父子君臣、天下之理之风深入骨髓,使得朝堂之上的权臣或者是其他世家豪门,因受制于父子君臣、天下之理而无法对快要衰亡的王朝进行更迭替代。
  皇权至上、家天下的模式虽然延续了数千年,但在这过程中,一旦一个王朝已经衰落到无法担当起华夏民族的发展进程的重任时,其他权臣或者是世家豪门完全可以对其取而代之,接过华夏民族继续往前发展的责任。
  无论是南北朝还是五胡十六国,还是说五代十国,这些时期的“乱”也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儿:皇权有能者便可以居之。
  而当程朱理学发扬后,皇权的至高无上以及赋予的天理的意义,已然大过了所有一切,也就彻底斩断了其他人对皇权的觊觎之心,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王朝被外族所覆灭,自己最终只能携幼帝跳海来明忠孝。
  程朱理学对于皇权是一个极大的加持与保护,让皇权彻底坐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上,而叶青如今对于程朱理学态度的转变,除了因为暂时需要靠朱熹的学识与理论来对抗神权,来让自杞、罗甸,甚至是大理能够顺利的被纳入大宋版图外,便是因为如今的宋室天下已非赵室天下,所以叶青对于程朱理学的排斥,也不再像最初那么愤青。
  人都是自私的,何况是手中握有极大权利的叶青,但显然,叶青也绝不会把朱熹捧到现在就赋予朱熹朱子这样的高度。
  朱熹嘴角带着一抹不屑,手里把玩着叶青这边的两枚棋子士与炮,看着叶青坐在对面抓耳挠腮,对着已经彻底陷入死局的棋局做着最后的挣扎。
  “你是真想把万宁宫改为燕京书院?”朱熹对于棋局已经毫无兴致,但对于叶青提出的所谓开启民智,则是更为感兴趣一些。
  叶青低头继续苦思棋局破解之道,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为什么要如此做?你真以为把万宁宫改为燕京书院,就能够为天下百姓开启民智?这天下有成千上万吃不饱穿不暖的百姓,每一个少年在你我眼中或许是士子书生,但在普通百姓或其父母眼中,这每一个少年可都是一个劳力,你又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们愿意放弃一个劳力,而去读书?”朱熹看着低头叶青,顿了下后继续说道:“取士不问家世,但寒窗十载也不见得就能够考取功名利禄,而且即便是考取了功名利禄,也不见得就能够从此飞黄腾达……。”
  “我华夏民族向来不过是中原之地多有饱读诗书之士,而如成都府路、夔州府路甚至是广南等路,朱先生可知道,有的甚至一个县,都找不到一个秀才,而识字之人更是屈指可数……。”叶青终于抬起头说道,显然,对于眼前的棋局他已经死心了。
  朱熹则是不等他说完,便率先摇了摇头,在朱熹看来,不管是秀才还是举人还是进士,如今虽然少了门第之见,但也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读书就读书的。
  不论是广南西路还是夔州路等地,朱熹都曾经游历过,比起叶青来,他显然要更有发言权,也更清楚,叶青想要的那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在这个时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
  临安是临安,燕京是燕京,其他几个重要的城镇也是如此,但显然,整个大宋并非是每个州、县都像临安、建康那般,要想要在其他州县讲学、开设书院,所要做的事情,则是要比临安、建康难上太多太多。
  “那就继续提高秀才等书生的待遇便是了,用更多的好处来诱使他们读书参加科举……。”叶青悄摸的把朱熹刚刚放下不久的那枚炮,又不动声色的放在了棋盘上。
  朱熹如今眼神不太好,何况旁边的书童在被叶青狠狠的瞪了一眼后,便也不敢再提醒朱熹,但朱熹眼神不好,不代表脑子也糊涂,明明已经吃了叶青那枚炮三回了都,怎么棋局上还会多出一枚炮来?
  “老夫已经让你一次炮了,你这燕王怎么不识好歹?欺老夫有眼疾不能清楚视物……。”朱熹有些不悦的哼道。
  “没没没,刚刚是不小心掉进棋局里了。”叶青急忙低头,把朱熹那枚已经压境的炮给拿出了棋局。
  朱熹又是不满的冷哼一声,但并没有再把话题放在棋局上,而是继续问道:“如何提高秀才等书生的待遇?免除各种读书的费用……?”
  “除了这些显然还不够。”叶青看朱熹像是并没有发现自己拿走的是他的炮,当下再次挪了一步棋打算起死回生,但只见朱熹那满是老年斑的手,在棋局上随意一划拉,道:“这一局你燕王输了。”
  “那重新摆上……。”叶青无奈的撇嘴,朱熹却是问道:“燕王还是先说说,打算如何提高读书人的待遇一事儿吧。”
  “很简单,不只是要减少书生读书的费用,而且还要减免读书人家里的各种赋税,包括读书人在本地的地位等等。”叶青胸有成竹的说道。
  他说的并非是什么新鲜的办法,不过是照搬了明清以来对于读书人的地位与待遇,从而让读书变成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事情。
  叶青如此做的目的,自然还是在为自杞、罗甸等地着想,当然,对于其他各路来说自然也是同样适用,特别是如今随着朱熹的威望越来越高,一些读书人对于朱熹理学认同度也越来越高,叶青在短时间内无法动朱熹,甚至还需要朱熹帮助的情况下,自然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来寻找另外一条途径,为未来有可能会发生的变故做准备。
  与朱熹下棋闲谈,如今已经成了叶青回到燕京后,每日必不可少的活动。
  蹒跚走路的叶吹雪摇摇晃晃的走到叶青跟前,如今在叶青回到燕京后,小丫头几乎是对叶青寸步不离,而叶青显然也最为疼爱这个最小的女儿,不管去哪里也都乐意带着小吹雪。
  至于老大叶孤城跟老二叶无缺,以及叶小凤与钟叶,则并没有像小吹雪这般黏着叶青,偶尔年岁较小的叶小凤与钟叶也会承欢膝下,但相对而言,还是小吹雪最是喜欢黏着叶青。
  看着叶吹雪摇摇晃晃的晃进叶青怀里,手里的糖葫芦很大方的递到叶青嘴边,示意叶青吃一颗糖葫芦,对面的朱熹浑浊的眼神中也不自觉地露出慈祥的微笑。
  “你刚刚说还有一件事儿要问老夫,到底是何事儿?”朱熹笑着摇头,谢过了叶吹雪递过来的糖葫芦,而后对叶青问道。
  “铁木真在路过西平府时,曾试探性的攻过李横镇守的西平府,不过三日后,铁木真就率队离开继续向东。而在昨日,我也接到了铁木真的来信,以及金国完颜珣的邀请。”叶青把叶吹雪放在膝盖上,示意小丫头自己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