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都市特种狼王 > 第91章 诡计 中

第91章 诡计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鲨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在密林深处疾射出来了一颗子弹,穿透过了西鲨的脑袋,滞留下了一条血带,躺在了血泊中。刘长水顺着子弹疾射过来的位置,发现一道迷彩装的身影迅速消失,这明显不就是在杀人灭口。                    西山下的驻扎点中,李大队长正抱着头不停的喊着:“痛,痛!”                    “师父,你怎么样?是不是飞蛇的毒没有彻底给清了?”公孙燕看李大队长痛苦不堪的样子,心里十分的不忍,双手抱住了李大队长的头,发现对方的眼睛猩红,手舞足蹈的将公孙燕给推到了一边去。                    “怎么回事,这?”高乐在一边基本被李大队长突然的表现惊得一愣,之前还是好好的,但为什么回到了驻扎点,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知道,看看军医来了没有?”公孙燕根本看不出来李大队长因为什么,头痛欲裂的在地上不断挣扎。                    刚才她就是已经让陈嘉运去找军医,但已经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军医依然还是没有来到。在这半个小时中,李大队长的病情正在不断的加剧,整个人已经到了疯癫的程度,不管地上有任何的东西,他都会随意的丢弃,刚才公孙燕抱住了对方的头,后背上还硬生生的给砸上了好几拳。                    “来了,来了!”高乐在外面焦急的跑了进来,冲着正焦急无助的公孙燕喊道,公孙燕回头看军医已经背着医药箱走了进来,竭尽哀求道:“求求你,快给看看,这是怎么了?”                    “之前有没有受过什么伤?”军医看到李大队长正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痛苦的死去活来,这种症状应该就是中了毒的前兆。                    “之前,之前.!”公孙燕已经急的有一些的稀里糊涂,半天才是说道:“对了,对了,我们在林子中遇到了飞蛇,咬了一口,但有人给送了解药,蛇毒的毒已经给解了?”                    “喔,这个你们俩把他给我按住了,我需要抽出一点血来,简单的化验化验,对了那瓶解药的瓶子还有没有?”军医了解蛇毒后发生的症状,根本不会有这么的严重,并且也不会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所以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瓶子,瓶子,在哪来?”公孙燕四处的寻找也没有找到,后来,军医让她和高乐先把李大队长给按住,按住了后抽出了一些血液,又是给打了一针镇痛定,李大队长才算没有在继续的挣扎,只是坐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眼睛睁大特别大。                    “来来,你们马上找一下瓶子,我出去化验化验,看看是不是蛇毒或者有其它的成份。”军医看一时半会找不到瓶子,只好交代二人照顾好李大队长,便走出了营帐去了化验室。                    留下来的公孙燕看着李大队长脸额上汗水密密麻麻的流出,更是穿着的外套被汗水已经全部浸透,眼睛始终在睁着,意识中还无法认得出公孙燕来。                    “李大队长,李大队长,这是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候陈嘉运已经跑了进来,发现李大队长依靠在墙体上,睁着眼睛一声不语的,跑了过去抱住喊道。                    “你刚才去哪来?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了,刚才还是疯癫的要命,军医已经过来抽取了他的血液做化验。哎,你可知道那瓶解药的瓶子?”公孙燕知道陈嘉运和师父本来关系就是不错,对方出了这种事情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受,赶紧的给他解释道。                    “瓶子,瓶子,在这!”陈嘉运有一些的慌忙掏着衣兜,终于是找到了解药的瓶子,递给了公孙燕问道:“要这个瓶子有什么用吗?”                    “军医说了要看看,你们等等,我去军医哪里一趟。”公孙燕拿过了瓶子,紧忙的解释一句,便朝着军医的帐篷跑了过去。                    此时此刻的刘长水也已经跟着那个偷袭西鲨迷彩装的男子跑进了营帐内,一个士兵硬是给他拦了下来:“你要找谁?那个单位的?”                    “我找,我有急事!”刘长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从刚才那个人可以走近营帐,表明偷袭西鲨的人应该就在营帐内,还会是他们部队中的人。                    “不行,没有任何单位的介绍或者证明,您无法进去,请走吧!”守卫的士兵说话毫不客气,突击步枪已经举了起来,对他还算比较客气一些的说道,如果不客气的话,早已经叫上人来,将对方给押进营帐中。                    公孙燕是刚刚将药瓶子送进了化验室,出来后就听见守卫处有着嘈杂的声音,几步走了过去,发现要进来的人不就是刘长水吗?                    “小郭,他是我朋友,让他进来。”公孙燕想或许是白老已经料到李大队长会中毒,特别让刘长水过来吗?                    “谢谢,对了!西鲨已经死了,是被你们的人给杀死的。”刘长水被守卫放了进来,走到了公孙燕的身前,对她说道:“不过,我想见见那个杀死西鲨的人?”                    “你见他?”公孙燕一听西鲨已经死了,还是被他们的士兵杀死,岂不是一件好事,不过在对方的脸上只有焦虑,并不像来通风报信的样子。                    “对,我怀疑他另有阴谋,快!”刘长水已经等的来不及了,恐怕那个人会换了衣服,他也就是不好辨认了。                    “等等!”公孙燕阻拦住了他,问道:“你怎么如此的了解,是不是有什么阴谋,白老我相信他,但你我不会相信,快说!”                    “怎么了解?哎,你们刚刚进了夹缝子沟,我就是紧追其后,后来你又是遇到了飞蛇,李大队长被飞蛇给咬了,对不对?”刘长水看来不说出实情,对方肯定不让进去了,连忙的解释道。                    “没有错,后来那?”公孙燕依然是不依不饶的,问道。                    “后来什么?我要见李大队长,那瓶解药是我给了你们的,难道你们忘记了?”刘长水怕是对方误会了,赶忙的解释道,毕竟二人之间以往有很多的不愉快。                    “解药是你给他们的?”此时此刻在化验室中,军医已经走了出来,拿着解药瓶子,脸色严肃的对刘长水问道。                    “对,没错,千真万确,难道还能有假吗?”刘长水肯定的说道。                    军医点了一下头,冲着门口的守卫喊道:“把他给我控制住了,快!”                    门口守卫一听全部拿着突击步枪围了过来,将刘长水给围得水泄不通,在一边的公孙燕不知道军医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问道:“军医怎么了?”                    “解药瓶里并不是解药,而是一种国外罕见的大麻提炼物,抹在了伤口上可以让伤者十二个小时内毒性不会发作。但若是一旦过了十二个小时,毒性就会转变基因,如果没有解药的话,恐怕李大队长就要永远这么的折磨下去,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准备疯癫致死。”军医手使劲的捏着瓶子,眼神狠狠的看着刘长水,对公孙燕解释道。                    公孙燕一听如同晴天霹雳,在后腰上拔出了手枪,指着刘长水的脑门,怒道:“马上说,你到底什么目的,从第一天遇到你,就觉着你很不对劲,原来还真是图谋不轨。”                    “没,你听我解释,这一切肯定是误会!”刘长水极力的解释着,但公孙燕肯本不会听,对围着他的士兵,喊道:“把他给捆起来,等李大队长的伤势平缓后,给送到法庭上,你的罪名足足可以给判了死刑。”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你们这里有内奸,内奸...!”刘长水已经知道自己中了对方的圈套,恐怕从那个黑衣人的出现,再到刚才那个迷彩装男子,肯定都是在故意给他引进来。                    他现在就算有一百张嘴也难以给解释清楚,喊了几句,公孙燕根本不会搭理,带着军医朝营帐内走进去。                    “军医,你看目前的状况,我们该是如何?”公孙燕相信军医既然已经查出对方病状,想必也会有解决额办法,对他问道。                    “这毒其实没有太难,也是多谢有了那瓶提炼后的大麻,否则,你们李大队长早已经死去。现在,我们需要每天打着镇痛定,到了市区的医院,我会找一些专家研究治愈方案,总体来说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军医看着李大队长脸色阀黄的要命,心里十分的不好受,二人已经认识了不下三十年,对方突然被人暗算了,实属有一些的说不过去。                    “喔,那就多有麻烦你了,我就现不在这里,需要去看看那个人。到底要看看他的真面目,是谁在背后指使他。”公孙燕明白只有刘长水一人,根本周不起来这么大的狼头,背后一定有人,又是对高乐和陈嘉运特别交代后,才是走出了营帐,朝着押解刘长水的帐篷走了过去。                    刘长水心里还真是憋气,本来他是好心好意的帮助她们,但到头来莫名其妙的将他给抓了起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还有李大队长出了什么事情吗?                    --------------------                    呵呵,需要大家的推荐票,狼团的盆友们,投来吧,砸向我们的狼团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