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都市特种狼王 > 第79章 叛徒

第79章 叛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欢欢先给刘长水切了一块西瓜,白老慈祥的脸庞笑了笑:“丫头,爷爷这份那?”                    “爷爷,人家是客人,要让着点。”欢欢知道爷爷在故意逗她,赶忙的切了一块西瓜,递给了爷爷:“好啦,这是你的,不许在挑刺了!”                    “哈哈,女大不中留,不中留。”白老吃了一口西瓜,忍不住的乐道。                    “对了,你们最近有海城市的消息吗?”这两天刘长水的右眼皮一直在跳,总感觉要出什么事情,他也下不了山,山上手机更是没有信号,唯一天天下山的就是欢欢,想必一定会知道一些吧。                    “挺好的,海城市一片祥和,水哥,你就是不要担心了。”欢欢是在刻意掩饰一些什么,装作无事一样的说道。                    爷爷提前就是给交代过,不管海城市发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定暂时不能和他说。                    此时此刻的海城市黑拳场中,师爷跟着黑头开车已经到了门口:“黑头,你说,水哥在这里?”                    “对,师爷!水哥说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详谈,他让我必须亲自找你。”黑头依然还在撒谎,可以掩饰脸上慌张的表情。                    师爷到也没怎么怀疑,毕竟黑头在雷家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话太值得可信。不过水哥为什么消失了好几天,忽然在黑拳场到让他十分的惊诧。                    “水哥,没有说什么事情吗?”师爷已经下了车,一脚踩在了车门外,一脚还在里面,对他问道。                    “师爷,我就是一个跑腿的,虽然在雷家门的时间不短了,你也知道地位不同。看水哥的样子应该是有急事,师爷咱们快一些吧!”黑头恐怕在说下去的话,自己不稳定的神情会被师爷发觉,赶忙的下车,连车钥匙都没有来得及拔,催着师爷说道。                    “搞的还是这么神秘,跟要约会似得,哈哈!”师爷根本没有任何的怀疑,放松的笑着,跟着黑头走进了黑拳场中。                    “哎,水哥,找我干啥?”师爷发现在空中走廊上站着一个人,身穿的衣服和水哥相差不已,催是大声的喊道。                    “师爷,好久不见!”走廊上的男子转过了身,堆了一脸的坏笑着道。                    “你,黑头。!”师爷这才是发现了不对劲,转头去叫黑头,发现已经朝着其他的地方跑了过去,还一边的回头:“师爷对不起,对不起!”                    “三老爷,你想干什么?”师爷已经知道他掉进了对方的陷阱中,大声的囔囔道。                    三老爷脖子来回的转了转,双手扶着栏杆,呵呵的冷笑了一声:“你说干什么?我失去的东西,如果拿不回来,岂不是在这道上白混了?”                    “按照道上的规矩。1”                    他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被三老爷打断道:“道上的规矩,愿赌服输,哈哈,我知道。不过我现在就拿它当一个屁放出去,这个,这个,懂不懂,钱!”三老爷两手指捻了捻,道:“黑拳场一年给我带来多少的收益,说给你,就给你们,想的太美了吧?”                    师爷应该早就是应该料到这一天了,但没有想到三老爷的动作如此之快:“你这样的做法,就算把我给除掉了,苍姐还有水哥也不会把你给放过的。”                    “他们俩,哈哈!看在你马上要死的份上,我跟你说,你们家的水哥就算不死,现在也是半死不活了。所以,这就是他消失了这么多天的原因,哈哈!”三老爷阴笑着说道,打了一声响指,在四周便已经走出来十几个手拿着棍棒的小弟,朝着师爷一点点的聚拢了过去。                    苍姐等了有一个下午的功夫,都是没有等到师爷来,打了对方的电话,竟然还是自动关机了。                    “苍姐,不好,不好!”黑头又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师爷出事了,现在在医院抢救那!”                    “啊,快带我去!”苍姐一听十分的焦急,师爷在雷家门的时间,比她的年龄还是要长十几岁,一直以来都是无怨无悔的为雷家门付出。一边跟在黑头的身后,一边问道:“怎么受的伤?”                    “三老爷的人偷袭的,恐怕这次是善者不来,我们需要做好准备了。”黑头前面走着,脸上划过了一丝阴狠的笑,说道。                    当然,苍姐走在他的身后并没有发现对方的那抹阴狠的神色,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一件事情跟着一件事情的来,对了,有没有水哥的消息?”                    “还没有!”黑头简短的回道。                    到了楼下黑头将苍姐请进了车里,黑头又是上了车,但车子刚刚开走,忽然在后排座做起了一个黑衣的男子,手中拿着五四式手枪顶在了苍姐的后脑勺上:“苍姐,好久不见!”                    “老雷,你。!”苍姐一回头发现此人不正是老雷吗?                    “对不起了,苍姐,念在雷爷照顾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动粗。”老雷脸色冷冷的说道。                    苍姐已经明白她这是进了陷阱,表现的特别镇定,问道:“给了你们多少钱?”                    “我和黑头二人一人一半雷家门的势力范围,苍姐,怪你,就怪非得信任那个水哥吧!如果没有他,我们还是很好的兄弟。”老雷摇了摇头,说着,已经拿出了一根绳子。                    黑头停下了车,接过了绳子,让苍姐老实一些,他还不想伤到她。苍姐明显挣扎已经没有用,并没有反抗顺着他们二人的意思,被黑头给绑了起来。                    “其实,你们俩也应该明白,雷家门没有刘长水铲除了老平的势力,咱们现在恐怕已经被老平给吃掉了。”苍姐还想以自己的努力,劝劝他们二位。                    “没用,苍姐,刘长水已经回不来了,不要在奢望了。如果想活命的话,一会和三老爷说吧!”黑头不想在听苍姐说话,生怕自己的良心过不去,真的会给苍姐放了,拿出胶带封上了苍姐的嘴。                    苍姐根本没有想到,最终出卖她的人,竟然是她们雷家门的人。还真是家贼难防,叹了一口气也是不在挣扎。                    二十多分钟的左右时间,黑头将车开到了黑拳场。黑拳场中地上还有着血渍残留,师爷已经被一根钢索刚刚的挂起,脸上,腿上,手上,胳膊上分分都是有着伤,嘴中吐了一口血,大骂道:“你个鳖孙子的老三货,水哥若是活着,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师爷相信水哥一定还活着,从他第一天见到刘长水,他就是已经看得出来,这人绝对的不平凡。                    “威胁没有用的,就算我不弄死他,自然会有人弄死他。你以为我哪来这个胆色,敢于破坏了道里的规矩。你呀,就是闭上嘴巴,等会让你看一场好戏。”三老爷嘴中叼着雪茄,得意的笑着,嘴中骂道:“鳖孙!”                    “呜呜。!”苍姐被黑头和老雷带进了黑拳场仓库中,她第一眼就已经看到吊在半空中的师爷,遍体鳞伤,明显受了不轻的毒打,身体挣扎着大声的要喊,不过由于被腰带封着,呜呜的叫着。                    “黑头,把你们苍姐嘴上的胶带揭下来,我要看看她还能硬到哪里。”三老爷看苍姐这样子,他心里就是高兴,不过揭下来,要干可不止这些。                    “啊。!”苍姐嘴巴上的胶带被黑头揭开,大口的喘了一口气:“黑头,老雷,你们真的够忍心,师爷待你门如何?”                    “苍姐。1”黑头的话有一些的庚寅,想起这些年都是师爷在照顾他,欲言又止!                    “黑头,这个男子汉做事情要利落,分的清利益。你在雷家门这些年得到了什么?还有老雷,可是雷爷的亲侄子吧?                    看看来了一个刘长水,落到了什么地步?                    要是没有我的话,老雷你能在局子里出来吗?”三老爷小步的朝着下面走来,对黑头和老雷问道。                    “不能!”老雷大声的喊道,朝着苍姐阴狠的说道:“刘长水才来雷家门几天,你就是对他言听计从,可曾想过兄弟们?”                    “对。!”苍姐被老雷的这话给堵住了,事实还真是这个道理。                    “老雷呀!老雷呀!”挂在半空中的师爷,哈哈的苦笑着:“你以为做了这个老家伙的走狗,他就是能够把雷家门的资产给你们俩?”                    “师爷,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别在啰嗦!”老雷本身就恨师爷,当初雷老爷子去世,本来继承位子应该是他,他只要争取,师爷说上一句话,一想起当初的不快,大声的喊道:“把他给我放下来,我要宰了他。”                    “老雷火气不要这么大,我现在还不想让他死,因为,小苍,你知道我的目的。只要你答应陪在我的左右,好生的伺候着,保证你还是雷家门的老大,如何?”三老爷**笑着走到了苍姐的身前,手在苍姐的下巴上动了一下,问道。                    “滚!”苍姐向后挪动了一下脚步,大声的咒骂道。                    “脾气还是这么的火爆,一会我给你浇浇火,把你全身上的刺我都给你扒光了。听说,你还是一个处女,对不对?”三老爷用手挑了一下苍姐的长发头,手拿了回来,闻了闻:“真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